陈饲养员和他的胡滚滚

这儿阿杏 往这甩一些非常短小的脑洞 无关真人。
@哟了个西

[羽泉]我的蛋!

月明风清的夜晚,小两口亲热完正要睡觉,陈羽凡的手机响了起来。伸手到床头拿过来打开一看,来自“胡大炮~”的信息:

“涛贝儿,我”……

话没说完,干净利落地没了后半句。他怎么了?难受?有心事?陈羽凡心中满是疑惑和隐隐地担心,扭头却看到那人抱着被子把头埋进去的样子,轻微的鼾声响起。想着那人也累了,便没多问,把手绕上那人的腰搭在他肚子上,额头顶上了那人的后脑勺,闭上了眼。

第二天,阳光轰轰烈烈浩浩荡荡洒进卧室唤醒陈羽凡时,揉揉眼,身边只剩下一个凹陷的痕迹。厨房那边传来“呲呲”的声音,胡大炮果然已经在做早饭了……脑补了一下自家炮儿穿着制服一脸温柔把早饭端过来说“久等了先森请慢用”的诱惑模样,陈羽凡还是艰难地起了床……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凑到床头一看,发信人依旧是“胡大炮~”:

“爱你。”

陈羽凡愣了愣,翻了翻前面的短信,随即反应过来,“嗒嗒嗒”地跑向厨房,满身的粉红泡泡biubiubiu。

“……涛贝儿!?你干嘛呢哎哎我煎蛋呢别糊了!!”热气喷在颈窝上,酥痒的感觉让胡海泉不禁颤了颤。

“我说胡大诗人,你不是那么会省钱吗,怎么表个白还要发短信,这一发还要分两条?”陈羽凡坏笑着把手钻进围腰戳了戳对方软乎乎的肚子。

“哎别闹!”不出意料胡海泉一阵颤抖,“我……那个我就是想着,第二天我还有机会把后半句话说给你听……”红晕染上了耳尖。

“笨蛋,”陈羽凡的笑意再也掩藏不住咧开了嘴角,“我陈涛这辈子打死也不会离开胡海泉。”

“……嗯。”胡海泉也笑了,眉眼都洋溢着幸福。他侧过脸去找那人的唇轻触,却猛地被扣住了脑袋被迫转了身跟那人拥吻。

“……Σ涛贝儿等等!!!”胡海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推开陈羽凡,后者大惊连问怎么了怎么了,比胡海泉还紧张。

“……蛋!糊掉了……”

“…………”

“唔……陈……陈羽凡!我的啊哈……煎蛋……呜”

-END-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