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饲养员和他的胡滚滚

这儿阿杏 往这甩一些非常短小的脑洞 无关真人。
@哟了个西

[羽泉]所谓自立更深

“唔……哈……涛贝儿!嗯…………再…………再进去一点…………”

陈羽凡突然就停下了动作,在一边躺了下来。

胡海泉显然愣了愣,意犹未尽和极大的空虚感让他不由自主挺了挺下身。“嗯?怎么啦……?”

“炮儿,自立更生。”陈羽凡一脸痞痞的“坐上来自己动”。

“啊?……自立……更深……!?陈涛你!!”胡海泉突然娇愤了,坐起来朝陈羽凡砸了一个枕头。

陈羽凡看着那人气呼呼又满眼写着情欲的样子,还是软了心,再次翻身压住他,吻住。

……果然胡大诗人的理解能力就是不一样。

“行啦炮儿,我给你”

-End-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