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饲养员和他的胡滚滚

这儿阿杏 往这甩一些非常短小的脑洞 无关真人。
@哟了个西

[羽泉]我的黄瓜是干净的

“大炮,那个陈羽凡怎么样?”黄征给胡海泉夹了一夹豆芽。

“防(黄)防(黄)!他就会欺负手无困(寸)铁的人!”胡海泉激动地挥舞着勺子。

“比如你?”黄征似笑非笑地对胡海泉挑了挑眉。

“我……我拿了勺子!”胡海泉反常地红了耳尖,却还是举起勺子在黄征面前晃来晃去。

“我说炮儿啊,勺子好像不是铁做的”陈羽凡抱着一瓶果汁两瓶啤酒走了过来。

“你!……”胡海泉试图瞪大眼睛表示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可像小仓鼠一样吧唧吧唧停不下来的嘴和鼓鼓囊囊的腮帮让他看上去是在……娇嗔。

陈羽凡咧了咧嘴角,没说话,把一大块牛肉塞进了他家胡仓鼠的嘴里。

“涛贝儿,你再这样喂下去,大炮的肚子又要大了……”黄征嘟囔着。

“没事”陈羽凡一副豪爽的“生了孩子爷包养”的样子,坐下来探过头,在胡海泉原本就因黄征那句歧义非常大的话红得更厉害的耳朵边,又念叨了句啥。胡海泉“噌”一下坐直了,边咳嗽边用眼神警告给自己递来果汁的陈羽凡,脸也开始发烫。

“当众调情算什么!!”黄征在心里怒吼。别以为他没听见陈羽凡的话,那家伙,到底是在调戏他媳妇还是宣示主权啊!

“不怕,晚上喂你吃大黄瓜消消食儿~”

-E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