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饲养员和他的胡滚滚

这儿阿杏 往这甩一些非常短小的脑洞 无关真人。
@哟了个西

[羽泉向]偷亲

其实羽泉两人刚在一起那会儿不是热恋期吗?都说热恋期的情侣哪对儿不是成天干柴烈火眼神对上了就亲?


比如早上陈羽凡先醒,眼睛都还半睁着呢就低头去吻窝在自己怀里的。胡海泉被吵醒了可不大乐意,喉结动了动只发出迷迷糊糊几个音,也懒得回应,无奈任由陈羽凡碾压。实在憋不住气儿了,就两腿一蹬,蹭蹭蹭,转个身,夹着被子继续呼噜呼噜。


有时胡海泉先醒,发现陈羽凡竟然背对着自己,难道自己就这样环着他腰睡了一夜吗!?还能再出息点儿吗!?就跟小女生似的搂着男友不撒手!胡海泉哼哼着盘算怎样才能讨点回来。


于是他尽量轻手轻脚的爬下床,中途不小心被被子绊了一跤也要装作没事人一样立马顺势趴下去装睡。掂轻脚步绕至陈羽凡那一侧,嘿,刚好,他的涛贝儿枕着手睡得直直的,身子面前空出来一大截。胡海泉刻意忽视掉宽围掐指一算,嗯,够自己躺的了。陈羽凡嘘着的眼睛眯了眯,不动声色,等着看他家小狐狸要玩儿什么花样。


胡海泉果然踩着床沿又翻了上来,陈羽凡忽视掉身前的床垫忽然陷下去的感觉,双眼悄悄睁开一条缝,海泉的脸意料之中的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闭眼。然后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


陈羽凡不用看也知道胡诗人一定面红耳赤的跳下床,“咚”的一声可得砸疼脚丫了吧。哒哒哒的跑回自己房间跳上床,这一下猛的让床“吱嘎”一声听上去有些不堪重负。接下来他肯定会一把扯开被子蒙过头将自己发烫的耳尖也遮得严严实实。陈羽凡听着声响想象着,不由得轻轻笑起来,搭在额间的刘海随着颤了颤。


……这家伙,每次偷亲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至于嘛。怎么就不愿意大大方方亲一回呢,真头疼啊。


当面戳穿他的话,晚上又会被那家伙红着脸大力推出去,被锁在自己的卧室门外,靠墙而坐百般无聊的等到半夜,假装没看见悄悄探出门来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被白色大睡衣口嫌体正直的叫回去睡觉的吧。


还是亲回去省事儿多了。


这样想着陈羽凡直接翻身下床,两三步来到对方房间前,唰的拉开门直冲到人床前,一把揪住无力扑腾着想逃掉的白色大睡衣,转到人身前,抱住亲上去。


-END-


————————————————


其实热恋期的胡老师应该没那么胖的。


……我也没说现在就胖了啊。


评论(22)

热度(64)